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他不是別人,正是達掉和尚,以前的他都是一身灰色衣裳,今天他卻是批上了袈裟,這倒是讓劉致澤有點興趣了。

“喂,大吊和尚。”劉致澤遠遠的就打起了招呼,自從知道大吊和尚對自己沒有惡意後,劉致澤就對這人有了不少的好感,畢竟是佛門中人,而且法力還不錯,自己當然要結交一下了。

聽到了劉致澤的叫喊,大吊和尚一怔,看了看四周,最後看到了劉致澤,就見他雙手合十笑了笑就走了過來。

“見過施主。”大吊和尚很有禮貌的對着劉致澤行禮。

劉致澤笑了笑,道“大吊和尚,這麼一大早就出來化緣啊,你可真勤快。”

大吊和尚笑了笑,搖了搖頭,剛打算說話,這時看到了劉致澤身旁的公孫善,他眼中閃過一道異色。

這時,就見公孫善扯了扯劉致澤的衣服,道“少爺,我先走了,你們聊。”說完,公孫善一溜煙的就跑的沒影了。

看着公孫善的樣子,劉致澤更無語了,還以爲這小子要跟着自己去學校呢,當即再次轉頭看向了大吊和尚,就見大吊和尚依然看着公孫善離開的路,連眼珠子都沒有轉動過一下。

劉致澤賊嘻嘻的笑了笑,開口道“大吊和尚,你不會對男的也有興趣吧?雖然你吊大,但也不是這麼玩的啊。”

萌寶種田:腹黑將軍嬌寵妻 “額?”大吊和尚一愣,露出了一絲苦笑,看了看四周,道“施主,咱們這麼有緣,不如請貧僧吃一隻烤雞如何?”

劉致澤看了看旁邊的烤雞店,又驚訝的看了看大吊和尚,臥槽!!說好的天譴就是讓你一天到晚的讓別人請你吃烤雞啊。

當然了,劉致澤也沒有拒絕,就和大吊和尚走進了烤雞店,劉致澤點了不少的東西,反正有大吊和尚在,也不怕吃不完。

兩人坐了下來,就見大吊和尚給自己倒了杯茶,又給劉致澤倒了杯茶,微微一笑,道“謝過施主。”

“別謝了,你反正是要遭天譴的,話說回來,大吊,你這麼早就出現在鳳林市,是有什麼事嗎?”

大吊和尚微微擡起雙眸,看了劉致澤一眼,點了點頭,道“是的,我師父告訴我,鳳林市現在已經是妖氣沖天了,要我來降妖除魔。”

“妖氣沖天?”劉致澤一愣,繼續道“此話怎講?”

大吊和尚也沒有隱瞞,當即開口繼續說了起來,道“施主,你就不要裝傻了,爲什麼鳳林市會出現大量的妖怪,難道你會不知曉嗎?”

劉致澤再次一愣,道“難道澤哥一定要知曉嗎?”

大吊和尚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施主,這次這羣妖魔鬼怪的目標依然是你,雖然貧僧不知道它們打算做什麼,但絕對和你脫離不了干係,還有蟻后也到鳳林市了,貧僧今早已經看到她了。”

“蟻后?”劉致澤皺起了眉頭,這事又特麼跟她有什麼關係,就算鳳林市要發生大事,也是今天晚上的事情,而且鳳林市有桂來婆婆那個老妖婆在,難道蟻后還想鬧事不成?

“施主,多的話,貧僧就不說了,師傅吩咐過,今天貧僧隨你調遣。”大吊和尚開口道。

“隨我調遣?”劉致澤一愣,這大吊和尚的師傅是誰?怎麼感覺好流弊的樣子,大吊和尚可不弱,可是他師傅竟然要他聽自己的話,看來大吊和尚的師傅有着預卜先知的能力啊。 就在劉致澤和大吊和尚幽會,呸,不對,是碰面的時候,另一方面,無數來到鳳林市的青少年強者們已經開始在討論要如何討伐劉致澤了。

首先,是一個用戶名爲“討伐劉致澤”的二貨發了一條帖子,他的帖子一出來,立刻就引起了轟動,而那些人也都是這一次來到鳳林市的強者們。

“劉致澤太過囂張了,我支持樓主,現在就去找他,抓住他後先女幹後殺,再殺再女幹。”第一條回覆就在那條帖子出現的兩秒鐘後就出現了。

“樓上的,你特麼要不要這麼噁心,滾犢子。”第二條回覆是針對樓上的,過了一會,他才接着發了第三條回覆,就看他寫着“個人覺得,劉致澤始終都是個不入流的辣雞而已,我們沒必要這麼針對他,這次兩萬名道門強者齊聚鳳林市,實在是道門之幸,所以,我們必須要把兩天後的宴會辦的熱鬧一點。”

“同上……”第三條回覆一出來,後面跟着的就更多了,他們都覺得劉致澤不是個入流的辣雞,所以也沒必要這麼急急忙忙的去對付他。

而道門青少年強者的聚會纔是這一次的首要目的,幾萬名青少年強者聚會,那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所有人都不想因爲一個劉致澤而錯過了。

“好,既然數以萬計的兄弟們都覺得我們應該要先把目的放在菸灰上,既然如此,那就這麼辦,等到宴會過後,我們再找劉致澤,誰殺了他,誰就是榜首。”

樓主再次發言,一時間得到了無數人的響應,他們也是這麼想法。

看到這條帖子後,無論是各大門派的老傢伙,還是一些有實力一點的前輩都有些無語,讓你們去爭奪榜首,你們倒好,都特麼去搞聚會了,還不如不讓你們下山了。

要說看到這條帖子後最着急的,莫過於周復生了,他正想多瀏覽一下這條帖子內的人,只是還沒等他看十條帖子,他就被認出來了。

“喲,這不是劉致澤嗎?竟然還敢來這,你怕是沒死過喲。”畢竟這是道門的官網,做的高大上一點也是很應該的,所以周復生一登號,就被別人發現了。

“劉致澤?在哪呢?”又有人回覆了起來,當他們看到周復生的號之後,立刻就大罵了起來。

什麼劉致澤,你有本事報地址,勞資現在就來弄死你。

還有什麼,劉致澤,洗趕緊小菊,等着勞資來爆。

看到這一條條的消息,周復生直接是冷汗直流啊,特麼的,要不要這麼變態啊,連劉致澤的小菊都特麼想要,你們真是瘋了啊。

周復生趕忙退出了帳號,二話不說就直接出門找劉致澤了。

與此同時,在鳳林市的某家烤雞店,大吊和尚一個人吃掉了一整隻雞和兩個豬蹄後才滿意的打了一個飽嗝。

劉致澤坐在他的對面,真的是目瞪狗呆的,這臭和尚還特麼說遭天譴,可是你現在吃的都足以盯上普通人的兩倍了,難道你就不怕遭天譴嗎?

隨後,大吊和尚再次做出了一個讓劉致澤大跌眼鏡的事情來,就見他把手伸進了褲襠,一把陶了出來,就見他手中多出了一個最新版的水果手機。

臥槽!!劉致澤的眉頭一挑,這大和尚有些流弊啊,吃肉喝酒也就算了,竟然還知道用現代的高科技,而且好像比自己的還要新,難道是剛買的嗎?

可能是發現劉致澤那震驚的眼神了,就見大吊和尚微微一笑,道“時代在進步,我們也需要進步。”

此男有&病& 說完,他就瞎幾把按了起來,當他看了一會手機後,立刻就笑了起來,抓着手機來到了劉致澤面前,道“劉施主,你看,你又上頭條了。”

劉致澤轉頭看去,可不是麼,那正是道門的官網,看見那諾大個討伐劉致澤的大字,劉致澤先是一怔,然後就苦笑了起來,這些人鬧的還挺兇,還特麼要討伐自己了。

“劉施主,你看這條回覆,說要你洗乾淨,他馬上就要來找你了。”大吊和尚笑道。

看着這些回覆,大吊和尚笑的嘴巴都合不攏了,因爲這些是在是太搞笑了點,各種奇葩,各種神回覆都有。

“劉施主,看來你這個榜首的壓力不小啊。”大吊和尚微笑道。

劉致澤鄙視的看了大吊和尚一眼,道“什麼鬼壓力,不過是一羣辣雞而已,就特麼跟你一樣,對澤哥完全沒有一點威脅。”

“嗯?”大吊和尚一怔,看向了劉致澤,說自己是辣雞?你特麼要不要這麼吊啊?

“看什麼看,難道澤哥說錯了,繼續玩你的手機。”劉致澤瞪了他一眼,大吊和尚也懶得去和劉致澤爭辯,當即繼續看向了手機。

“叮鈴鈴……”這時,劉致澤的手機響了起來,劉致澤掏出了手機看去,就看到是南宮劍打來的電話,劉致澤接了電話,就聽南宮劍說,他和老周關瞳張伊趙龍等人來了。

劉致澤一愣,現在都還這麼早,怎麼這羣人就都來了,劉致澤掛斷了電話,看了一眼正在看手機的大吊和尚,或許這小子晚上能夠幫助自己也說不定。

想到這裏,劉致澤付了飯錢,接着就直接對着大吊和尚,道“大吊和尚,你也吃飽了喝足了,我們該走了。”

“去哪?”大吊和尚疑惑的問道。

“你師傅不是要你來幫助我嗎?現在澤哥就帶你去見識一下。”說完,劉致澤直接帶着大吊和尚就離開了烤雞店。

等到兩人來到門口的時候,就見到兩輛車子開了過來,帶頭的正是周復生的車,他們估計也是看到了劉致澤,一個個的快速下了車。

“少爺(澤哥)。”周復生幾人叫道,又詫異的看了大吊和尚一眼。

劉致澤都懶得介紹了,就聽他道“你們怎麼都來了。”

“少爺,道門官網出現了一條不知名的帖子,他說這次桂來婆婆佈下的乃是驅天大陣,她將利用鳳林市數千萬人的性命爲引,把地底的龍脈喚醒,從而接軌驅天大陣,讓她一舉突破成妖仙。”

“什麼?”聽完周復生的話,無論是劉致澤還是大吊和尚亦或者是關瞳一羣人頓時都瞪大了眼睛,滿臉的不敢置信之色。 “那澤哥呢?她不是想讓澤哥成爲她手中的利刃嗎?”劉致澤點起了一支菸問道,如果這纔是那老妖婆的目的,那就完全沒自己什麼事了。

而且這個事情是公孫善告訴自己的,如果不是公孫善在說謊,那就是周復生在說謊。

“貧僧怎麼沒看到?”大吊和尚掏出了最新版的水果手機四處翻了起來,可是在官網上,除了一挑討伐劉致澤的帖子後,其餘的都特麼是在罵劉致澤的。

“在下面,被那些帖子給壓下去了。”周復生苦笑一聲的說道,這些所謂的青少年強者還真特麼有能耐,竟然足足罵了劉致澤數百頁,要不是周復生時時刻刻關注着道門官網,說不定就錯過這條信息了。

“哦,找到了,發佈者沒有用戶名,就連信息都沒有。”大吊和尚看了看後一臉無奈的說道。

劉致澤一把搶過了大吊和尚的手機看了起來,不過他第一眼並沒有看到帖子,反而是看到了大吊和尚的用戶名。

達掉和尚,等級,四品抓鬼師。

臥槽!!劉致澤眉頭一挑,震驚的看着那個用戶名,剛纔自己還沒仔細看,所以沒有發現,不過現在仔細看了,卻是讓劉致澤大吃一驚啊。

劉致澤震驚的看向了大吊和尚,有些無語的說道“你……你特麼的竟然是四品抓鬼師。”

“噗通~”當劉致澤話語落下後,頓時就聽見一道巨響響起,就看見南宮劍已經跪倒在地了,而且還已經摟住了大吊和尚的大腿。

就聽南宮劍道“大師,請問一下你的腿上還缺掛件嗎?我能做你腿上的掛件嗎?”

大吊和尚也是一愣,當即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施主,你着相了。”

劉致澤看了那個沒出息的南宮劍一眼,也是很無奈,當即看向了手機,還真的像周復生說的那樣,那上面說明了桂來婆婆今天晚上準備做的事情。

看完後,劉致澤的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就見劉致澤陰沉着臉,道“特麼的,這個老妖婆,原來想要澤哥臣服她只是順帶的,這特麼的太不把澤哥放在眼裏了吧!”

臥槽!!周復生關瞳趙龍張伊秦昊差點沒有噴血,還以爲你陰沉着臉想要說些什麼大義凜然的大話了,結果就特麼是爲了這事啊。

“對了,公孫善呢?”劉致澤看了看眼前的幾人,但是卻都沒有看到公孫善的影子,這倒是讓劉致澤有些好奇。

關瞳幾人搖了搖頭,表示沒有看到公孫善啊。

這就讓劉致澤更奇怪了,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公孫善說的是真的呢,還是網絡上的那個帖子說的是真的,不過最近公孫善的確是有些異常。

就好比說,他早就離開了,可是關瞳一行人卻是沒有看見他,那麼他去哪了?還有昨天他是真的去踩點查探桂來婆婆了嗎?這些問題倒是讓劉致澤很是疑惑,他現在思緒都已經混亂了。

“劉施主,你說的公孫善,可是之前離開的那位?”大吊和尚問道。

劉致澤點了點頭,看向了大吊和尚,難不成這大和尚認識公孫善不成嗎?

“劉施主,你要小心此人,此人有點不對勁,在他的身上,貧僧聞到了一股淡淡的妖氣,雖然他隱藏的很好,但貧僧還是感受到了。”

“妖氣?”劉致澤一愣,詫異的看向了大吊和尚,之前公孫善見到大吊和尚後臉色就有些不對勁了,難道真如大吊和尚所說,這小子告訴自己的是個假消息?

“是的,他身上有着妖氣,我原本還想探查一下的,可是他離開的太快。”大吊和尚雙手合十說道。

好小子,劉致澤的眯起了眼睛,沒想到自己竟然被公孫善給騙了,要不是周復生和大吊和尚在這,估計今天晚上就會鬧出大笑話了。

“哼,老妖婆的想法倒是挺不錯的,想要一舉成爲妖仙,更想要澤哥成爲她的手下,不過澤哥可不會這麼容易讓你得逞。”劉致澤臉上露出了冷笑,今天晚上,不管如何,自己都要破了那老妖婆的想法才行,不然的話,澤哥的面子可就要丟完了。

再和周復生幾人寒暄了幾句,劉致澤就帶着公孫善向着學校走去了,而大吊和尚自然也就跟着周復生一行人離開了。

就在劉致澤一行人離開之後,在烤雞店內,一個身穿黑色披風的人就走了出來,他看了劉致澤和周復生兩批人一眼,身體一轉,他就直接消失不見了。

劉致澤和南宮劍走在學校的路上,正在思考着要如何應付晚上的事情,然而,就在這時,一股強風在兩人身旁吹風,差點沒有吹翻兩人。

總裁大人別來無恙 “特麼的,誰啊,這是,走路不長眼睛嗎?”南宮劍直接大罵了起來,和劉致澤他同時擡頭看向了前方,就見前方一輛紅色的法拉利停了下來,一個腦袋從車窗透了出來。

“喂,沒死吧?”那人直接大叫了起來。

臥槽了個叉叉的!!差點撞了人,竟然還說這種話,劉致澤和南宮劍同時瞪大了眼睛看去,不過當兩人看到車窗的腦袋後,頓時就呆住了。

因爲這是一個女生,很漂亮的女生,五官精緻,白皙如雪,那水嫩的臉龐白裏透紅,彷彿一吹就會破似得,再加上那櫻桃般的小嘴,不得不說,這是個十足的美女啊。

至少在劉致澤見過的女生中,只有諸葛若綿才能與之一拼,類似於胡秀,如果站在那女生面前,估計都會黯然失色,因爲這個女生實在是太漂亮了,簡直就像是畫中走出來的仙女一般。

“蛇精病。”那女生罵了一聲,直接鑽進了車內,二話不說,一踩油門,車子就飆了出去。

劉致澤和南宮劍相視一眼,一臉的懵逼,特麼的,見過囂張的,還真沒見過這麼囂張的。

明明就是你差點撞到了人,你反而還問別人死沒死,別人想找你麻煩,你反而還說別人是蛇精病,這世上怎麼會有這種人的存在,就算長的漂亮,也不能這麼無理取鬧啊。

兩人快步跟了上去,他們倒是想看看那女生是哪個班的,不過卻是讓他們失望了,因爲這個女生沒有向着教室走去,反而是去到了醫護室。

她穿的也很時尚,很性感,特別是那大長腿,特別的吸引眼球。

當她下了車後就直接走進了醫護室。 劉致澤和南宮劍直接跨動了雙腿就向着醫護室走去了,兩人一前一後的,估計是南宮劍見到了美女,想要去搭訕,所以走在前面。

兩人進了醫護室後,忽然,一條雪白細嫩的大長腿直接伸了出來,向着南宮劍的腦袋踹去,南宮劍一驚,下意識的躲了過去,緊接着,就見那美女從門後面走了出來,一掌拍在了南宮劍的胸口。

“啊……”南宮劍慘叫一聲,整個人就這麼飛了出去,劉致澤站在南宮劍的身後,看到南宮劍飛了出來,他趕忙讓開,他可不想跟着遭殃。

等到南宮劍落地後,南宮劍纔再次發出了一聲慘叫,他指着劉致澤,半天都說不出一句話來,好像是在怪罪劉致澤爲什麼不接住自己死的。

劉致澤聳了聳肩,一臉的無奈,誰特麼讓你要像個豬哥似得,見到美女都把澤哥推開了,澤哥不管你難道還錯了。

劉致澤轉頭看去,就見男美少女正面帶微笑的看着劉致澤,這時,一個身穿白色大褂的美女走了出來,她不是別人,正是那位這醫護室的主人,夏侯落。

“小櫻,你幹嘛又亂打人?”夏侯落撇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南宮劍忍不住向着那美少女說了起來。

“姐,誰讓他們兩個跟蹤我的。”那美少女笑了笑,絲毫沒有把夏侯落的話放在心上,反而是對着劉致澤揚了揚她那白嫩的小拳頭,好像是在說我能打死你似得。

“姐?”反而是劉致澤,有些驚訝,這兩位竟然是姐妹,難怪都那麼的漂亮,難怪兩姐妹的腿都那麼的長。

“你好,劉同學,這位是我妹妹夏侯櫻。”夏侯落指了指一旁的美少女說道。

“我靠!! 總裁我要和你玩命 她是你妹啊,難怪都長的這麼漂亮,小妹妹,有男朋友了嗎?”劉致澤嘿嘿一笑就直接走進了醫護室。

只是他剛剛走進醫護室,那夏侯櫻就伸出了玉手,直接向着劉致澤的臉上拍去,劉致澤可沒有南宮劍那麼弱,當即一揮手就攔住了夏侯櫻的小手。

劉致澤嘿嘿一笑,道“小妹妹,你這樣可就有點調皮了,你信不信哥哥打你屁股?”說完,劉致澤就向着夏侯櫻那翹臀看去。

這位夏侯櫻不得不說,看着像是十五六歲的少女似得,但是那身材可真是夠火爆的,該凸的凸,該翹的翹,真是個迷人的小傢伙啊。

“哼~姐姐已經十九了,你多大了?也好意思喊我喊妹妹。”夏侯櫻傲嬌的擡起了頭,彷彿是對劉致澤不屑一顧似得。

“十九了?難怪發育的這麼好。”劉致澤的眼睛就像是一雙手似得,狠狠的瞪在了夏侯櫻那高聳入雲的雙峯上。

“你……”夏侯櫻的臉色頓時一紅,看向了夏侯落,道“姐,你看他,你不幫我把他揍一頓嗎?”

夏侯落可不管這麼多,她就坐在凳子上,翹着她那雙白嫩到反光的大長腿,抓起了一本書就看了起來。

見到夏侯落不爲所動,夏侯櫻更加氣憤了,當即握緊了小手,快速的向着劉致澤的臉上打去,劉致澤早就防備着了,看到夏侯櫻有了動作,他趕忙擡手擋去。

“啪~”兩隻手相互碰撞,兩人紛紛後退了一步。

劉致澤的有些驚訝,這夏侯櫻的力量這麼強大嗎?竟然能夠讓打的自己後退,看來自己倒是小看她了。

而那邊的夏侯櫻其實也不好受,畢竟她是女孩子,不過就算如此,她也裝出了一副沒有事的樣子,瞪着劉致澤,道“劉氏後人果然不同凡響,難怪敢怒懟兩萬名道門青少年強者。”

“嗯?”聞言,劉致澤一怔,有些詫異的看向了夏侯櫻,她怎麼知道自己是劉氏後人?哪怕是夏侯落都不知道吧!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爲何會知道你的身份?如果想知道的話,那就求我呀,我或許會告訴你喲。”夏侯櫻笑了笑說道。

“然而並不想知道。”劉致澤攤了攤手,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反正自己的身份遲早也會被揭穿的,無所謂啦,正好還可以吸收一些敵人來,那樣自己的心塔就更衝開的快了。

“哼,你真是一點情趣都沒有。”聽見了劉致澤的話,夏侯櫻都懶得和劉致澤說話了,坐在了夏侯落的身旁,氣鼓鼓的,好像是被劉致澤氣到了似得。

“好了,小櫻,別鬧了。”夏侯落撇了自己妹妹一眼,看向了劉致澤,她慢慢的站了起來,對着劉致澤伸出了手,道“你好,劉氏後人劉致澤,我們是夏侯家族的,今天算是我們正式相識了。”

望着夏侯落那白嫩的小手,劉致澤一愣一愣的,他還真沒想到夏侯落是夏侯家族的,以前的劉致澤就只知道夏侯落很漂亮,總是想要沾些便宜,可是沒想到夏侯落竟然還有這種來頭。

相對於夏侯家族,其實劉致澤是不陌生的,相信不少人都不陌生,因爲夏侯家族在當初的曹魏是很有地位的,據傳,曹操的父親在給宦官當養子之前本性夏侯的,所以才和夏侯家族的關係這麼好。

但具體是不是就沒有人知道了,不過曹魏和夏侯家族的關係的確是很不一般,就是曹操那個時代,夏侯家族基本上就是曹操的本家兄弟了。

Leave a comment